靳褉

這裡是絕。
湾家。
cos 文
主刷全职。五期中心。
近期少許刀劍。
CP:
全職:主林方、周江、雙鬼
刀劍:三日鶴
CP少許潔癖。

【方銳生賀】那些年,那些事

*林方

*同居生活

*世界邀請賽後

*繁體字注意

*大量私設

*文筆渣,角色OOC!!!!!

 

  這是林敬言從早到現在,恩……下午兩點所接到的第三通來自方銳的電話,自從兩人同居後,就不像當初自己還在霸圖時天天通話,現在除非是對方有忘了東西或是會慢點回家之類的,要不然幾乎不用到手機。無奈地接了電話,手機傳來了對方氣憤的聲音:「老林!再幫我送套衣服來,我一定要弄死老葉那沒下限的傢伙!」

  「猥瑣方你還行不行啊。」從另一端傳來熟悉的嘲諷語氣,林敬言倒是沒想到葉修也會參與這種活動。

  「你閉嘴!」似乎可以想像方銳在話筒另一方呲牙裂嘴的模樣,輕輕揚起了嘴角然後回答:「我一下就到。」接著又講了幾句,等到對方心情明顯好轉才將電話切斷。

  11月的H市已漸漸轉涼,提著方銳的衣物走在街上,林敬言開始猜測等等衣服的主人會用怎樣的面貌呈現在自己面前。第一次送衣服過去,方銳滿身刮鬍泡迎接他,活像個米其林寶寶,讓林敬言愣了好幾秒才認出他是誰,接著動手幫忙清理。第二次是中午,來人依舊一身白,但這次多了點色彩,因為多了彩帶,噢,還有刮鬍泡換成了奶油,據說這是魏琛的提議,林敬言哭笑不得。

  想著想著,興欣網吧映入眼簾,調整了下圍巾,確認自己沒問題才邁開步伐。隨然退役了也不是真的怕人認出,但林敬言並不想給方銳添麻煩。

  下午是網吧的尖峰時刻,座無虛席,自從興欣奪得第十賽季冠軍,網吧的生意也連帶著蒸蒸日上,緊接的榮耀世界邀請賽,興欣的正副隊長也被選入代表隊,前陣子鐸的世界冠軍歸來,那時的興欣網吧不論任何時段都是爆滿人的狀況,每個人就盼著自己有沒有那個機會和運氣見到心目中的偶像。

  走向櫃台,跟值班小妹打了聲招呼才上了二樓,敲了敲門板,來應門的是莫凡。看著他身後一片狼藉的會議室,林敬言試圖找出一條乾淨的道路可以幫助他順利抵達方銳身邊,然而林大大發現更首要的事情是─眼前這幾些米其林寶寶們到底哪位才是他要找的正主兒。

  決定憑著自己那還算敏銳的觀察力找出目標,至於為什麼不直接出聲,因為林敬言有預感只要一個單音,自己馬上就會成為那群人的其他之一。

  嗯……那個最高的一定是包子,在他旁邊的應該是羅輯……,很快的,一分鐘過去了,林敬言的選項只剩三個,正當他已經思考如果自己現在走過找方銳能不被另兩人攻擊的機率有多大時,他看見了救星─陳果。

  悄悄的移動到陳果身邊,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陳老闆,我找方銳。」

  陳果轉過頭看著臉上帶點無奈笑容的林敬言,再看那群已經老大不小卻依然玩得像年少輕狂的小夥子的逗比們,嗯……的確是有點超過……這副模樣如果給外人看見,他敢保證明天電競周刊的頭版一定是他們興欣的報導─負面的那種。

  「好啦好啦,你們夠了!」陳果走向那群玩得不亦樂乎的熊孩子們,下一秒,天外飛來一盤奶油砸向我們陳大老闆娘,全場立刻鴉雀無聲。

  眾:「… …。」

  奶油從陳果臉上滑落,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該上前還是就這樣站著,結果葉大神開口了:「老闆娘你突然衝出來下了哥一跳,不小心手一滑就打到你了,下次要小心點阿。」聳聳肩,熊孩子們的首領毫無悔意的說著。

  「葉──修──。」陳果將臉上的奶油抹清然後集結於雙手,接著就追著葉修跑。

  林敬言扶額,覺得自己錯了,但這一兵荒馬亂的追趕卻也讓他找到了方銳;慢慢的在不被他人察覺的情況下拉住了他。

  方銳想著是哪個不長眼的拉住他,害他丟歪了葉修,正準備轉身將另一隻手上的兇器砸向那壞他好事的二貨,看見的是一張熟悉的笑臉,他驚喜:「老林你來了,怎麼這麼慢,我等你很久了,快!我們來集火葉不修,讓他見識見識我們犯罪組合的厲害!」

  「犯罪組合早過時了,方銳你有點創意好不,虧你還猥瑣流大師呢,這麼沒新意,你也該退役了。」葉修嘲諷模式依舊全開,率先開火。

  「去去去!!!你才過時,本大師正值顛峰的黃金年華,退什麼役,況且我們犯罪組合可是猥瑣流的經典,誰見誰膜拜。還有你都回家養老了怎麼就又跑來了呢?殘害我們這些可愛的後生晚輩,能不能更沒下限一點。」我們猥瑣流大師不甘示弱地回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眼看新的戰局即將開打,林敬言急忙制止:「好了好了,休息一下,你的衣服我帶來了。看你玩得全身都是… …」輕輕的將對方臉上的奶油抹去,眼裡是滿滿的寵溺。

  「誰來給哥一副墨鏡,秀恩愛、死得快。」

  「老夫不該把墨鏡留在G市,我怎麼就忘了這裡也有一對狗男男。」

  「哥還以為你已經習慣了,聯盟喊燒時你們藍雨不是一直都是最淡定的嗎?」

  聽著兩人的對話,興欣眾人不禁為藍雨的未來感到擔心。

 

-

  方銳跟陳果借了浴室,而林敬言則是跟著幾個小年輕幫忙清理會議室,其他的米其林寶寶也被妹子們趕去清洗,一時間原本熱鬧的室內變得有些冷清,已經習慣打打鬧鬧氣氛的小年輕們突然覺得有點尷尬,幾個人眉來眼去的,結果喬一帆就這樣被丟出去打前鋒了:「前輩退休後為什麼會來H市呢?」其他人紛紛轉過頭表示好奇。

  「這個嗎… … 」林敬言停下手邊的動作,臉上仍是那個溫柔的笑容。

  「因為他在這裡。」

  淡淡的語氣,簡單的字語,這一句裡到底包含了多少年的情感誰也不知道,從藍雨訓練營相遇,接著在呼嘯的每一天,看著原本稚氣的笑容,蛻變為成熟帥氣,身高也是在不知覺間就跟自己的視線齊平了。

  但人總敵不過時間,自己的狀態一點一滴的下滑,從後方崛起的的新人正值巔峰,輕易的就超越了這些不復從前的老將們,原本以為會就這樣退役,然而霸圖戰隊又給了自己一個能夠再次站上榮耀舞台的機會,當下除了滿滿的鬥志,更有無限的感激。

  然而令林敬言驚訝的是,繼他離開呼嘯,方銳也轉會興欣,昔日的犯罪組合各奔東西。唐三打變成了冷暗雷,盜賊鬼迷神疑更是直接成了氣功師海無量,中間情感的心酸又有誰能理解。

  四強決賽上,方銳表現出了那超乎常人所能及的專注力,打破了平常所發揮出的水準,在那極致的幾分鐘內,林敬言知道,方銳長大了,變得很強、很強、自己從未達到的那種強,他為他感到高興,此時,是屬於方銳的榮耀。

  當昔日大神重返聯盟,帶著一支名不見經傳的草根戰隊一路過關斬將,跌破眾人眼鏡的奪下了第十賽季的冠軍,更創造了無人可及的37連勝紀錄,身為草根戰隊一員的方銳,站在那個台上,完成了自己的遺憾,那一句:「老林,我,冠軍!」讓林敬言無法忘卻。究竟是什麼時候呢?視線再也離不開對方,在自己察覺時,早已深陷的無法自拔。

 

-

  「…林…老林…林敬言林大大!」方銳的手在眼前揮動著,林敬言回過神抓住,看著那滴水的髮絲,拿起一旁早已備好的毛巾,搓揉著柔軟的短髮。

  覺得這樣站著實在不是辦法,林敬言向喬一帆借了房間,讓方銳坐在梳妝台前,任憑自己蹂躪。

  「欸,老林,你剛剛在想什麼啊?這麼出神。」從下方傳來的問句,使林敬言停下了動作,看著從鏡子反射出的方銳,似十分在意自己的失常。

  「想到以前罷了。」回了對方一個微笑,讓他安心。方銳也沒多問,他知道,林敬言從不會瞞自己什麼,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都相信,彼此可以互助,沒有解決不了的。

  將身體後倒靠在對方腰間,方銳享受著林敬言的服務,彷彿回到多年前在呼嘯的時光,可以肆無忌憚地撒嬌,沒有煩惱,就只想和他一直走下去。

  「方銳,晚上… …」

  「我會在家,今天累死了,要是又來一次可受不了。」

  「好,那有想吃些什麼嗎?」

  「這個嗎… …」

  林敬言知道,對方並非口中所說的那麼疲累,只是這是在彼此轉會過後,久違的慶生。

-

  提著大包小包回到家,先將一些該冰的食材放進冰箱,接著把方銳的髒衣服丟進洗衣機,等確認暫時沒什麼事情,可以休息一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打開微博,果不其然,滿滿的給方銳的生日祝福,決定不落人後,隨即也補上了。

  林敬言:生日快樂[蛋糕jpg.]@方銳大大就是我

  張佳樂_繁花血景:老林你怎麼沒搶首殺阿@林敬言:生日快樂[蛋糕jpg.]@方銳大大就是我

  葉修_榮耀教科書:老了,手速不如從前[菸jpg.]@張佳樂_繁花血景:老林你怎麼沒搶首殺阿@林敬言:生日快樂[蛋糕jpg.]@方銳大大就是我

  方銳大大就是我:你是在說自己嗎?@葉修_榮耀教科書:老了,手速不如從前[菸jpg.]@張佳樂_繁花血景:老林你怎麼沒搶首殺阿@林敬言:生日快樂[蛋糕jpg.]@方銳大大就是我

  戴妍琦_隊長我宣你:犯♂罪♂組♂合@蘇沐橙_沐雨橙風@楚雲秀_風城煙雨@方銳大大就是我:你是在說自己嗎?@葉修_榮耀教科書:老了,手速不如從前[菸jpg.]@張佳樂_繁花血景:老林你怎麼沒搶首殺阿@林敬言:生日快樂[蛋糕jpg.]@方銳大大就是我

  蘇沐橙_沐雨橙風:我好像懂了[墨鏡jpg.]@戴妍琦_隊長我宣你:犯♂罪♂組♂合@蘇沐橙_沐雨橙風@楚雲秀_風城煙雨@方銳大大就是我:你是在說自己嗎?@葉修_榮耀教科書:老了,手速不如從前[菸jpg.]@張佳樂_繁花血景:老林你怎麼沒搶首殺阿@林敬言:生日快樂[蛋糕jpg.]@方銳大大就是我

  楚雲秀_風城煙雨:我也…[墨鏡jpg.][奸笑jpg.]@蘇沐橙_沐雨橙風:我好像懂了[墨鏡jpg.]@戴妍琦_隊長我宣你:犯♂罪♂組♂合@蘇沐橙_沐雨橙風@楚雲秀_風城煙雨@方銳大大就是我:你是在說自己嗎?@葉修_榮耀教科書:老了,手速不如從前[菸jpg.]@張佳樂_繁花血景:老林你怎麼沒搶首殺阿@林敬言:生日快樂[蛋糕jpg.]@方銳大大就是我

  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些不得了的東西,聯盟妹子們的腦袋絲路似乎從來都不是他們這些男選手能理解的。繼續往下看,結果發現了興欣戰隊的微博將今天慶生的照片傳上來了,當然,是正常的。

  興欣戰隊_榮耀不敗:祝方副隊生日快樂[小花jpg.][蛋糕jpg.][圖片]@方銳大大就是我

  照片中央站著方銳,兩旁緊接著是興欣戰隊的眾人,每個人都笑得非常燦爛。

  按下轉發,看了下時間,差不多了,該來準備了,將手機拿去房間充電,接著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把食材一一拿出,便開始一連串的工作。

  時鐘一步一步迅速地到了6點,林敬言將最後一盤菜端上桌,看著豐富的菜色,他滿足的笑著。解開身上的圍裙,整理了下廚房,接著就從玄關傳來開門的聲響。

  「老林,我回來了!」

  將抹布擰乾,林敬言走出廚房,看著來人手上提著不少的禮物,急忙向前去幫忙。

  「老林我餓了。」把東西放好,方銳整個人掛在林敬言身上。

  任憑對方像無尾熊一樣抱住自己,林敬言帶著笑意說著:「飯已經煮好了,可以準備開動了。」只見無尾熊瞬間跳起,直往飯廳衝。

  「方銳,先洗手。」好氣又好笑地看著正打算伸向飯菜的魔爪收了回去,接著顛顛地進了廚房,將爪子洗乾淨,才又回到飯廳,端起一旁已經盛好的白飯開始掃盪。

  拉出對面的椅子,聽著方銳敘述今天發生的事,有時適時的差個幾句,兩人非常愉快的結束了晚餐約會。

  「老林。」

  「嗯?」

  「沒事。」

  目前位於的地點是客廳,看著電視,有股詭異的安靜瀰漫在彼此之間,方銳似乎一直在等對方還有沒有驚喜給自己。

  林敬言用眼角的餘光看著欲言又止的方銳,他當然知道自己還沒將禮物給一旁忍的難耐的壽星,看他焦急懊惱的模樣,令人忍俊不禁。咳,嗯,不玩了。於是我們的林大大從口袋拿出了一個小巧精緻的錦盒,並叫對方把眼睛閉上。

  「老林,你送我什麼啊,這麼神秘?」

  將對方漂亮修長的手抬起,打開錦盒,拿起那早在一個月前就特別訂製的玩意兒,輕輕地套入無名指上。

  「好了,眼睛睜開。」映入眼膜的是一只款式簡單的戒指,銀白的戒身,在燈光下閃著柔和的光芒。

  「喜歡嗎?」

  「嗯!」同時方銳也看見對方帶著相同樣式的戒指,嘴角的笑意更大了。

  「欸,老林。」

  「怎麼了?」

  轉過身,方銳抱住了林敬言。

  「我啊…真的…好愛好愛你喔。」泛紅的耳根,透露出方銳的緊張。林敬言知道,雖然平常的方銳看起來屌兒啷噹,其實他對很多事情都很認真,立志比任何人要強,或許就是這份不誠實的坦率吸引了自己,想要好好地陪著他、照顧他。

  「嗯,我也愛你。」抬起方銳的臉,在唇上落下一個淺淺的、溫柔無比的吻。

「生日快樂,我最親愛的猥瑣流大師。」

-------------------------------------------------------------------

祝最愛的點心生日快樂TTTTTTTTT

剛剛發現有BUG><

已重新更新!!!

评论
热度(9)

© 靳褉 | Powered by LOFTER